网上银行
个人网上银行
企业网上银行
Home    >    新闻中心    >    财经新闻财经新闻

新常态下的金融热点

2015,全面深化改革进入攻坚之年,许多令人兴奋的改革措施将进入“临门一脚”阶段。存款保险制度实施在即,利率市场化趋势加快,在经济新常态下,业界人士的目光越来越多地集中在了金融改革这些关键点上。

  今年“两会”,这样的聚焦显得更为密集。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代表、委员们带着人民群众对改革的呼声和期盼,齐聚一堂,共商国是。

  利率市场化进程如何拿捏

  利率市场化的脚步正在加快。就在两会前夕,央行决定将金融机构存款利率浮动区间的上限由存款基准利率的1.2倍调整为1.3倍,市场就此热议,究竟利率的全面放开会何时来临?

  全国政协委员、央行副行长潘功胜在公开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存款利率市场化是一个既定的政策,至于什么时候全面放开取决于很多因素,很难设定时间表。

  “由于过去产生过高息揽存的现象,央行对存款利率的放开持谨慎态度。”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原监事长谢渡扬表示,要根据具体需要和发展情况去选择开放的程度和速度。

  但潘功胜同时表示,按照央行近期发布的相关信息也可以将近期存款利率浮动空间扩大速度加快理解为利率市场化在加快推进。

  对于利率市场化的加快推进,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关键时期,推进改革过程中会伴生很多问题。

  谢渡扬强调:“利率市场化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很难讲是绝对的,将来即使我国实现了利率市场化,也是需要管理的。因为管理利率的最终目的是稳定金融行业和资本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利率市场化将形成的竞争环境意味着银行需要重新考虑自己的商业定位和服务模式。全国政协委员、浙江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波表示,银行需要细分市场,把自己的一块儿做好。当前浙江拥有广阔的市场,尤其是农民、个体工商户等小群体源源不断增长。

  张波表示,尽管当前经济发展面临下行压力,但是农民、个体工商户等小额贷款需求依然旺盛,相反与大企业配套的贷款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从发展角度来说,尽量做好成本管理,吸收低成本存款。”

  存款保险制度何时试水

  作为利率市场化的重要基石,存款保险制度的设立过程历时20余年。去年年底,央行正式对外公布了存款保险制度征求意见稿,意味着这项期盼已久的重大制度将在不久的未来实施。

  潘功胜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存款保险政策应该会较快出台。

  潘功胜透露,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存款保险制度实施方案》、《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工作已经圆满完成,制度出台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大家提了一些意见,均比较认可。目前存款保险制度出台实施的准备工作已经比较充分。”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表示,推出存款保险制度是把国家信用对银行的隐性担保转化成一种保险制度,可以增强中小银行的信用,推动大、中、小银行同等竞争和均衡发展,也将给银行的健康经营带来正向激励。

  民营银行如何发展

  民间资本如何踏入金融领域深耕,其方式和节奏都是今年两会关注的重中之重。

2014年两会期间,银监会主席尚福林首次宣布了民营银行试点破冰的消息。这一重大突破亦在去年有了实质性的落地。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如何探索和发展这一类业界期盼已久的全新机构成为了新的讨论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银监会前副主席蔡鄂生说,民营银行要与整个经济体制和金融体制改革共同发展,首先要厘清它究竟要起到什么功能作用,符合条件的民营资本进入银行业早就打开窗口了,那么民营银行又将发挥什么作用,怎么让它发展,它的市场在哪里,这些都需要研究。

作为民营银行建设具体的参与者,全国政协委员、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带来了“如何完善民营银行相关制度”的提案。他建议,通过进一步规范市场经济秩序,在现有《存款保险条例(征求意见稿)》等基础上,加快出台银行存款保险制度等相关法律法规,完善社会信用制度建设,积极进行制度创新、构建有利于民营银行发展的制度环境,更好地发挥民营银行优势,服务实体经济发展。

在南存辉看来,现在是民营银行出生最好的时代,各方面都已打好基础,还可嫁接互联网基因。

“若干年后,民营银行的竞争优势显现。凡是放开充分竞争的,越竞争越体现优势。竞争之下,银行的服务优化、成本降低、服务提高、风险得到控制。” 南存辉认为。

然而,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永隆银行董事长马蔚华则对中国利率市场化加速时期诞生的民营银行表示担心。去年以来,他对民营银行在支持小微企业的过程中,如何建立一套靠谱的评估系统,如何寻找到降低成本的操作方法,比较关注。今年他对记者表示,民营银行要能够跟互联网结合起来,通过互联网金融不断创新发展业务,才可能化解传统金融遇上利率市场化所带来的冲击。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原总裁梅兴保认为,民营资本发起设立中小银行等金融机构,适应李克强总理当前提倡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融资需求,官方一定要有相当的魄力和担当,使得民营金融机构“成百上千,甚至上万地出现”。

“对于政府来说,要加强金融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征信体系、支付清算体系和一些交易中心要向民营银行放开,使他们也能掌握到一些金融消费者的信息。”梅兴保说。

如何规范互联网金融

面对行业迅猛发展对监管机制升级带来的新要求,众多代表委员纷纷就如何规范互联网金融发展建言献策。

全国政协委员、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建言,互联网金融的监管应该摒弃一刀切,实行分级监管。针对规模体量较大的创新产品和服务,不能单方面从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来定义监管的松紧。金融机构自身的风险控制能力以及风险承受能力也应当作为监管幅度调整的重要参考,进而避免过于从风险控制角度追求“抓大放小”,忽视了从行业发展角度“扶优限劣”。

全国政协委员、保监会原副主席李克穆表示,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监管,要秉承审慎监管原则,既能够将互联网金融纳入规范体系,又不影响行业发展。

李克穆认为,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业态不同,又有很多新技术、新业务,监管思路应该有所不同。对互联网金融企业的注册资本、股东背景也应提出一定要求。

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商银行云南省分行行长许海表示,新常态下,要以“提质”为金融发展拓展空间,既要对内提升资产质量,又要对外提升服务质量。两者相互促进,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发展。

面对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全国人大代表、人民银行济南分行行长杨子强表示,中小企业融资难其本质是市场机制在中小微企业融资领域失灵。金融机构与中小微企业间信息不对称程度更高,对中小微企业贷款的贷前审查需要付出较高信息成本。中小微企业的这种融资劣势是先天形成的,仅靠市场调节难以根本消除。因此,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不能单纯依靠市场调节,必须以政府“有形之手”弥补市场“无形之手”的不足,需要多个部门共同努力、综合施策,综合治理。

为此,杨子强建议,应加大对中小微企业融资的财税奖补力度,财政部门整合各类中小微企业财政奖补资金,建立支持中小微企业融资的专项资金池,对中小微企业融资实施财税奖励、风险补偿、财政贴息等措施。税务部门应加大对中小微企业减税力度。

梅兴保表示,通过股权、债券直接融资,成本低、周期长,应鼓励民营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创新融资方式。

全国政协委员、深圳证券交易所前理事长陈东征表示,加快推动城商行和农商行这些“小银行”在A股上市。陈东征介绍说,目前城商行和农商行承担的中小微贷款比例超过20%2014年,城商行对小微企业的贷款比例为38.72%,远高于23.20%的行业平均水平,明显比大中型银行的小微贷款占比更高。“但目前的情况是,已经连续8年没有城商行和农商行在A股上市了。”究其原因,陈东征认为,现在A股市场对上市银行的总资产规模等要求过高,不利于充分发挥资本市场在缓解融资难、融资贵方面的作用。

                           来源《农村金融时报》